路歌斜品

路歌斜品

Τ去哪里,到哪里!就似一缕风,带着周围故事烦恼里纷飞。一个站台,一处拥抱,或是烟花三月。 去年的一天突然某个平台上买了车厘子树种了下来。一个多月过去了,花盆靠着暖气。竟然走过了一个月的冬天,嫩芽慢慢舒展出来,看着十分欢喜。不想树毕竟是活了,但是心里生不出什么高兴的意味。因为它们没有未来,小时候聆听老人说:人挪活,树挪死。我们彼此之间有了未知之数。 每天依旧浇着水,看着嫩芽,想着怎么带回家乡。看来是想种在家里,但是又盼望这三棵树在这里开花结果。想来想去花盆大的地方怎么能容得下一颗树呢!树毕竟还是要长高,长大。树要空间,时间,还有精心经营。偶然跟同事说起栽了三颗樱桃车厘子树。调侃道:樱桃好吃,树难栽。是啊,仅仅开出了嫩芽便津津自喜,确实不得了。 心态上出了问题,我或许不在是以前的我了。以前是什么样,或许很消极,或许看不到未来。或许不自知。如实很多,慢慢蹉跎! 想是《圣经》的一缕光便见到,最时《道德经》善如水无物不润。想到三月,看树隐隐水霖霖。三月水彩不如四月初开云雨初恋般般。感悟深时一首诗歌,感受浅时一杯茶!淡淡杏花香伊是清明雨上酒。蓦然雪输梅花一断香,雨送杏花五瓣娇! 想到那个时节,想到槐花香,想到很多文章里面津津乐道的桂花糕,但是我想吃的还是自己家乡饭菜香,想看家乡那缕缕炊烟,这样我又喜欢上一首歌《.》。再见时难,别亦难。人无力,最终难相见。见过飞鸟终究晚霞,人终究一生如月,伴随日子。喜见光明,终究有时!

administrative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