兰州游

兰州游

兰州城,近似于山城。火车站背靠大山,看似雄浑奇壮。看山无非那几个字,奇,俊,秀,险,壮等等。其实古人写应山之境界各有所涉猎均不相同。西北的山占了一个雄,一个壮字。

雄姿很浑厚,一是大,好似一把未有开刃的大刀一般。不像南方的俊秀之地的山看着是那么水灵那么有仙意。你只会联想到虬髯大汉打扫山门一般的意境。西北的山上的树奇少,或许只有在山的北坡才会发现树草齐茂。

这座城由历史可查是汉代东征突厥时的前沿阵地。一直与完胜后还是咽喉之地,地理位置非常好。南下四川,东来长安必经之路。诸葛孔明在世的六出岐山无非是要占据此处,居高临下直奔曹营。可惜,可叹!兵者,国之大事。不可不查。这个位置重要性直到几经战乱到了宋朝的时候。变成了能与宋朝可抗衡一时的西夏王国。居高临下,让宋朝统治者们如履薄冰。
直到元后兰州城就再也没有分裂出去。因为统治者已经把此地一分为多。兰州的地理位置虽然很是凸出,人强马壮是为彪悍。可是经济大省已是不在。
清朝中期西北发生叛乱,弘历皇帝派了年羹尧去收复西北。走的时候要的一个位置就是陕甘总督。此事虽有影视电视。但是历史却又年羹尧是陕甘总督这一位置。
兰州现代也就是11年时候,人民玩的也是我没有看到很少。出名的兰州大学自己也没有去见识一番。但是晚上宵夜确实一番情趣。有的人几瓶啤酒能从晚上21点喝到第二天三四点。或许哪里人有很多东西需要发泄。我在的那个位置的黄河水很急岸边确实很窄。我问过当地的人说是为什么,他们说这几天没有雨。或许我看到的黄河是没有汇成一条大龙。
河边有这钓鱼的老翁还有年轻的孩子。还有看着黄河,守着黄河的这些人民。黄河养育的岂止是生命,更是养育着中华民族的淳朴的气质。这是其他流域的民族所不具备的。我想起很多黄河的文化不是片面的讲,他所影响的是上下游的人民同喝一江水的情意。血脉早已渗透到骨子里。
或许这段黄河精致,文化涵养更广更长。

administrative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