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年,我们看过天上的云

那年,我们看过天上的云

夏季的尾巴刚刚过,就感觉到一丝丝凉意,是那么清爽那么透彻。不记得什么时候开始看天上的云,看美国的那些不带喜感的电影。仿佛记忆里不带什么忧愁,只带着那种让人为之一笑的笑脸。

那一年我们笑过,看到天空云彩都要以自己的眼光去看天上的云是什么形状,在干什么,我们不去计较云彩是否会下雨与地理庄稼有这什么样的发酵化学性能,只是觉得云,好看。牵牛花,开花后有蓝的紫的还有红的,花很大。我们会摘下一朵放在嘴里去吹一吹,只是觉得那个很好玩。我喜欢玩,我们不去计较那个花是否很难受很心疼,只是为了博我们的朋友高兴一下,因为那时的我们只会在自家的家乡里的河沟学几下狗刨。然后回家被自己的父母质问,再一次以那那的例子说N年前谁被淹死了。我们心里偶尔会发笑,那个不是我。只是在想下一次几时去游泳。还要怎么玩。

那一月我们哭过,当生活血血泠泠的对着我们咆哮时候,我们没有准备的时候,他突然袭击,我们在他的打击下左右摇摆个不停,我们不是对生活不认真,是太认真了,所以我们输了。但是因此就让生活停下来,那是个永远的神话至少几个世纪是办不到的,我们还是要苦苦的坚持着别人没有坚持下来的东西,朋友说过东西不一定适合每个人。是啊他不适合我,因为我感觉我自己坚持的够久了。但是我看不到我自己真正想要的,因为那一月,我发现我的生活与你们已经脱轨,我想在追上你们还得努力奔跑的更久。我不想被别人落下,只是我们个个的生活努力方向不一样。我们就只会平行线。没有交点与任何交集,只是我们的射线已经射向了各自方向。

那一日我们一起走过,当第一次遇到传说的朋友是如此的紧张,我才发现自己并不是如那些人一样那样对事物如无物般的魄力。我们的那一日是好是坏都是看过沿路的风景,只是那些景有的还在,有的也已经不真实了。那时如海市蜃楼般虚无缥缈。我们会在商场里,马路上,遇到各种各样的人都是那么真实,但是那些人遇到我们的时候怡然的忘记曾经见过了多少人与多少事。我们只是还在默默坚持坚守着自己对自由的不同渴望罢了。没有谁是怎么好与怎么坏。是因为我们天生就要见到各种各样的人与他们做各种各样的事,只是有的人会忘记,有的人在一直无法释怀。

那一时我们在各自的想象的空间里去浏览这个世界新奇的事物,与无尽的思念与幻想之中,从那一时起那一刻都无法想象我们自己在彼此的幻想着如何成长愈合。如何在自己思想里畅快的斗争,与神奇交汇的画面,我们遨游在无际寥廓的梦想中如天际般的那么多星星那样,在表达着对青春热火那样清纯。只是那时我们画了一幅画,而那浓浓的墨香却留在那沉寂千年的砚台之中。

那一秒,我看到了天上的云,他还在飘。只是希望它能在最热的时候挡一下阳光。

那一刹那,我停了笔,想些什么。我还在工作。

administrative

One thought on “那年,我们看过天上的云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